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十五章 江南四秀
    眼见天色将晚,东方云一行却在一个前不着村,后不着店的地方。

     两人又策马奔驰了一会,只见路旁一个破庙。

     东方云看着眼前的那个破庙道:“嘿嘿!恐怕我们今晚就要在这将就一晚了!”

     两人下了马来,往破庙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 只见大厅里面有个熄灭了火堆,想是以前也有路过的人也在这里休息过。

     东方云拿出火石,再找了些干柴,将那柴火重新点燃了。

     然后从马上包袱里面拿出一些干粮两人分来吃了。

     东方旋道:“可怜我们的李大盟主也要露宿野外了!”

     东方云淡淡笑道:“我以前可是经常睡在荒郊野外的,我可是很能吃苦的!不过以前都是我独自一人,今晚可是有美女相陪,那又是不一样了!”

     东方旋也是嫣然一笑。

     东方云随即皱眉道:“还有朋友要来,今晚这一觉怕是睡着也不会太舒服!”

     东方旋一愣,问道:“怎么?你还约了人吗?”

     东方云摇了摇头道:“没有!不过不远处正有四人往这边赶来!看来也是连夜赶路的人!恐怕也会在这里休息上一晚!”

     东方旋也认真的听了起来,但是她却什么也没听到。

     大约过了一盏茶的功夫,东方旋才听到外面有脚步声传来。

     只听一女子说道:“母亲!这里有火,里面有人!”

     然后一个略微有些苍老的女子声音说道:“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,我们也进去休息一晚吧!”

     说话间,只见三人走了进来。一个老者,一个老妪,一个年轻少妇,少妇怀中还抱着一个小孩。加上那个小孩正好是四个人。

     那三人打量着东方云一行,东方云也打量着来人。

     东方云打量了那几人一眼,便转过了脸去,随即像想到了什么似的,又多看了那几人几眼,然后微微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那老妪看着东方云问道:“我们匆忙赶路,错过了夜宿的地方,想在这里休息一晚!不知公子能不能行个方便!”

     东方旋见那两人年纪老迈,还有那少妇怀中抱着一个小孩,不由得生出了恻隐之心。

     便道:“这地方又不是我们的,我们也是过路人,你们要休息,就在这休息好了!”

     东方云似要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 这时,只听马蹄声传来。

     片刻间,又有一个青年公子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 那青年身材高挑,衣着华贵,长相也很英俊,手中还拿着一把宝剑。嘴角中带着一丝颇为轻蔑的浅浅笑容。不知怎得,东方云见到他颇为有些不喜。

     那青年扫视了一下庙内的众人。

     然后走道东方旋面前问道:“这位小姐,我路经此地,能否在此休息一会!”

     东方旋笑道:“这个庙又不是我家的!如果我说不让你在这休息,你难道便会走吗?”

     那青年笑道:“如果姑娘不让我在这休息,那我就只好走了!免得唐突了佳人!”

     东方旋看了看东方云,随即格格娇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好似再说,看!你看这个人多好笑!

     那青年随即看向东方云,面上怒色一闪即逝。

     便在此刻,只听婴儿的啼哭声传来。

     众人往哭声传来的方向看去,原来是那少妇怀中的孩子不知怎得突然醒了。

     只听那老妪道:“荒郊野外的,这孩子呆的不舒服!走,我们继续赶路吧!”

     说着,便欲带着众人离去。

     那青年冷声道:“这孩子才刚满月不久,哪里知道什么荒郊野外了,他哭是因为他饿了!”

     那老妪随即对那少妇道:“对!孩子应该是饿了,你快喂他些奶喝!”

     那少妇应了一声,随即解开自己上身衣服,给孩子喂起奶来。

     东方旋见那青年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那少妇给孩子喂奶。

     不由的心中一怒,道:“喂!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呀!人家给孩子喂奶,你有什么好看的呀!”

     那青年呵呵冷笑。

     东方旋大怒道: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 那青年道:“你可见到小孩子喝奶之后,还会再哭的!”

     东方旋心想你和我说这些干嘛?但随即发现那个小孩现在也的确还在哭泣。按道理小孩子在喝奶的时候的确不会再哭的。

     只听那青年继续说道:“理由很简单,这孩子之所以还在哭,那是因为他还没喝到奶!”

     随即那青年厉声对着那三人说道:“‘夺命手’叶二娘、还有‘雌雄双煞’谭氏夫妇,你们就不要再在李某眼前演戏了!”

     沉寂了片刻,那老妪冷声对着那青年道:“嘿嘿!李公子好眼光,想不到李公子剑法厉害,眼光也是这般的毒辣!”

     说这话时,那老妪已经挺直了腰板,再也没有半点刚才进来时的那种老态龙钟的模样。

     东方旋诧异的看着那几人道:“什么?你们是‘雌雄双煞’?”

     那老头笑道:“怎么?小姑娘听说过我们!”

     东方旋点了点头道:“听说你们是有名的江洋大盗,且手段残忍,只是因为功夫很高,又很狡诈,所以还没被抓到!”

     那老头哈哈笑道:“嘿嘿!谢谢姑娘的谬赞!”

     那青年冷哼一声道:“哼,什么江洋大盗,只是几个见不人的小毛贼罢了!功夫高不高不知道,但是这个脚底抹油的功夫,到的确还不错!”

     那老妪看着青年道:“我们和李公子无冤无仇,不知李公子为何和我们过不去,一直从杭州追到这里!”

     那李公子淡淡地道:“除恶即使扬善,你们几人坏事做尽,人人得儿诛之,今天我当然是要替天行道了!”

     那老者冷冷的看着青年道:“李公子贵为‘江南四秀’之一!名气声望也都有了,何必和我们这几人过不去呢!”

     那李公子道:“既然知道我江南四秀的名声,还不乖乖束手就擒?”

     这时,只见那个老者手中一翻,不知何时多了一柄短刀,道:“这么说来李公子定是要苦苦相逼了?”

     “不错!”

     还没等话说完,那青年长剑出鞘,竟先动起手来。

     眨眼间,两人便斗了十来多招。

     在东方云的眼中,那青年剑法当中全是破绽。然而那个老者却被青年逼的节节后退。

     眼见那老者不支,那老妪也拿出一柄短刀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 俗话说“双拳难敌四手”,但是这个青年的功夫明显比那两人高出甚多。

     虽以一敌二,却丝毫不落下风,将那柄剑舞的虎虎生风,却是防守少进攻多。

     就在这时,东方旋喊道“小心!”

     只见那个少妇右手一探,几件暗器往李公子射去。

     李公子长剑抖动,在身前舞出了几朵剑花。将那些暗器一一击落。

     李公子对东方旋笑道:“多谢姑娘相救!”

     东方旋颇为得意,也是对李公子嫣然一笑。李公子一愣,似是看的呆了。

     李公子和东方旋说话之时,手上却没停。

     只听“啊啊!”两声,那个老妪和老头纷纷倒地,随后一动不动,鲜血不断从两人身上渗出。

     李公子剑尖指着那少妇道:“叶二娘!只剩你了!”

     叶二娘看着地上躺着的那两人面如死灰,只见她奋力将手中的孩子往李公子扔去,随后,双手齐动,又是几十件暗器往李公子射去。

     丢完暗器,随后自己闪身往庙外跑去。

     然而,她一只脚还没出庙门,便被李公子一剑砍翻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 解决掉那三人,李公子抱着孩子,来到了东方旋面前道:“多谢刚才姑娘出声提醒,不然,李某可就要遭到那人的暗算了。”

     东方旋笑道:“你别装了,你功夫这么厉害,就算我不提醒,你也不会有事的!”

     见东方旋夸赞自己功夫厉害,青年心中颇为欢喜,尤其看东方旋那纯真的模样,青年料想不是敷衍的言语。

     李公子道:“但还是要多谢姑娘的!姑娘是去杭州吗?我家就在杭州,可以让我尽地主之谊,好好招待一下姑娘!这里往东一个时辰便有集镇了!”

     东方旋往东方云看了一眼,随后道:“不用了!”

     青年仍不死心道:“看来姑娘好像也是武林中人,在下江南四秀之一,‘剑雨’李夕阳。”

     江南四秀在江南地带名声非常的响。李夕阳本来以为自己说出自己的名号之后,对方一定会大吃一惊,谁知道东方旋只是淡淡的“哦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 李夕阳心想,她毕竟是个女孩子,也许对江湖上的事情知道有限。但看东方云一脸漠然的坐在旁边,不由的心中微怒。

     便对东方云抱拳问道:“不知阁下尊姓大名!”

     东方云淡淡笑道:“无名小卒,何足挂齿!”

     李夕阳心中虽然有些不甘,但是也无可奈何,便对两人抱拳道:“既然这样,那么我们就此别过了,希望有缘还能再见!”

     说完便走出破庙,策马往东而去。